吃饱就行,没钱不花—日本社会“低欲望”

最近,有个日本男青年在网上小有名气。

他叫大原扁理,今年33岁,自由职业者,每星期工作两天休息五天,过着吃饱就行的极简生活,在东京这个繁华大都市里,他为了省钱连手机都不用。今年他写了一本书《做二休五:钱少事少的都市生活指南》,居然登上了日本畅销书排行榜。

大原扁理这个人,从想法到生活,很符合现在流行的一个说法,佛系。

高中毕业时他慢慢思考要不要上大学,想着想着就错过了考大学的时间。于是他干脆出国旅游看一看世界,打零工过日子,后来发现每天从早到晚打工不是他想要的生活,于是开始在东京“隐居”。他在东京的郊区租了一间很便宜的公寓,没有手机和电视,出门基本靠走路和骑车,很少社交。偶尔进个城,只买生活必需品,衣服几乎就买二手的。

饮食只求填饱肚子,几乎不吃肉,有时还自己动手挖个野菜。

在东京郊区这样生活了6年后,现在大原扁理搬到了台湾的乡下地区,继续“隐居”。他说:“我的工作只是为了满足生活所需,如果工作得更多,就失去了生活的意义。”“人活一辈子,没钱就不能快乐吗?人类在没有钱也没有工作的年代,难道就活不了?”“可能父母那一辈人不太能理解我的生活方式,就算被说是失败者,我也无所谓。”

如他所说,他的生活方式可能不符合老一辈人的观念,似乎是个一无所有的失败者,可是他的想法得到了很多日本年轻人的共鸣。

当然,大多数年轻人如果这么过日子,首先就会被爸妈唠叨到投降。
大原扁理是一个比较极端的例子,其实他所代表的,是当前日本年轻人的“低欲望”状态。所谓“低欲望”,主要指的是三低,结婚率低、生育率低、消费欲望低。

不结婚不生孩子,不买房子不买车,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不需求名牌,在外GU优衣库,在家旧T恤运动裤;不追求美食,超市的饭团面包当正餐;甚至懒得见人,懒得说话,懒得出门。现在的日本年轻人,集体陷入了这样的“低欲望”状态。

这看起来是消极的、应该改变的状态吧?

但是日本的很多年轻人就这样过日子,对他们来说挺正常的,甚至还有点小满足。吃得饱穿得暖,多余东西不买,生活风平浪静,没贷款没压力。

日本学者大前研一写了一本书《低欲望社会》,描述了当前日本社会的这种“低欲望”状态。他在书中感叹:“过去日本的小说里描写的是为了追赶欧美而奋斗的年轻人,而现在大和民族的许多年轻人,似乎DNA发生了变异。

大前研一现在70多岁,他所说的“过去”,基本就是上世纪80-90年代泡沫经济时期。那时候的日本人每天都在思考如何赚钱和花钱,买房子买豪车,追求名牌和艺术品,出去喝酒泡吧一掷千金。那时候的日本,是全球皆知的“高欲望”社会,是很多日本中老年人念念不忘的灿烂往昔。

泡沫经济崩坏后,过了30年,按理说日本人还是日本人,他们心里的“高欲望”怎么就集体消失了呢?原因主要是两个,没钱,没人。

众所周知,日本女性婚后当家庭主妇的情况很多。现在日本的男性们,很多人还是希望女性结婚即辞职,希望妻子在家当主妇,让自己下班回家吃上现成的热饭菜,泡上现成的热水澡。

可是由于经济长年低迷不振,物价缓慢上升,上班族的薪水不涨反降,男性的薪水已经不足以让妻子专心待在家里。很多主妇在做家务和看孩子之外,还要打一份临时工补贴家里的开销,她们又没有时间去做朝九晚五稳定的正式工作,家庭打工两边顾,比自己单身上班时更累。这么一来,对女性而言,婚姻生活变得不那么有吸引力了,一些本来养活自己没问题的单身女性,不想结婚不想辞职。

而男性的情况也差不多,单身时租个小公寓,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如果结婚,要搬个大点的房子,要养家,生活压力骤增。这么想一想,结婚的欲望就低了。

就算结了婚,年轻夫妻本来能过饱暖的小日子,每年的奖金也许还能出去旅个游。可是如果生孩子,算算把一个小孩从小养到大的开销,钱立马不够用了。那就先不生孩子吧,拖着拖着,也就习惯了没孩子的二人世界。经济不景气,老百姓没钱,结婚率低,不生孩子,结果就是人口越来越少。据计算,日本按现在的低生育率继续下去,人口将在2053年跌破1亿,2065年跌到大约8000万,而500年后,日本还能剩下1000人。

本来年轻人晚婚晚育好像不是什么大问题,这么一算,问题就大了。没钱,一方面会降低结婚和生孩子的欲望,但是另一方面,更直接的呢,会降低花钱买东西的欲望。在中国人到日本买买买的同时,日本人却在流行“断舍离”。断,不买不必需的东西;舍,放弃用不到的东西;离,远离对物质的欲望。

这看起来是一种佛系的生活态度,有点清新脱俗,但是日本人现在追求“断舍离”,背后的主要原因是,住不起大房子,以及没有随意买买买的余裕。“断舍离”有助于减少浪费。节约资源,当然有值得提倡的优点。
可是近几年流行“断舍离”的日本社会,与泡沫经济时期纸醉金迷的那个曾经的日本社会,形成了鲜明对比。其中反映出的,就是现在日本人手头紧张、抑制消费欲望的无奈现实。

不愿意把钱花出去的,不只是手头紧的日本年轻人,即使是有车有房有存款的中老年人,也逐渐变得不爱花钱了。因为经济不景气,国家的养老保险制度摇摇欲坠,老年人也对未来没有安全感,防病防灾,自然捂着钱不肯花。大家都不花钱,经济更不景气,更不愿意生孩子,变成了无解的恶性循环。
还有一个导致日本年轻人“低欲望”的原因是,老一辈的日本人太拼了。
这听起来有点奇怪,父辈勤奋拼搏,难道不是一种榜样吗?可是咱们也都知道,从上个世纪开始,日本人出了名的爱加班,按时下班回家反而是一种耻辱。上班族每天加班加点,任劳任怨,导致日本成为过劳死亡率世界第一的国家,没死的,也往往熬秃了头,没精打采健康堪忧。

更惨的是,有些男性由于常年埋头工作,除了睡觉之外很少在家,与妻儿感情淡薄。等到终于熬到退休的年纪,孩子也养大独立了,却被妻子提出离婚扫地出门,孩子不亲近,孤独终老。日本的年轻人们,看到父辈勤劳一辈子并没有多么幸福,就对所谓的勤劳奋斗不以为然,丧失了像父辈那样燃烧生命去工作的激情。工作累就不想干,收入够吃饭就行,过一天算一天。更消极一点的,宁可在家吃泡面睡觉,不出门不见人。省掉一切能省的事情,活着就行。

轻度的“低欲望”,也许能令人心态平和,容易满足。但是日本社会如今“低欲望”的程度,显然已经成为了社会问题。要改变这种“低欲望”状态,有效的方法是,提高人均收入,刺激消费,增加人口,以及加强对孩子的思想教育让他们从小积极向上。但这些都不是短期内能见效的方法。唯有在增加人口方面,日本政府选择了大量增加外国留学生和外国务工人员这个方法,似乎短时间内增加了一些年轻人和劳动力,但是随之又带来文化冲突和治安等问题。不想买,不敢买,低欲望,低追求,日本年轻人的“堕落”,背后反映出的其实是经济、政策、家庭、教育等各个方面的社会问题。如何给年轻人制造一个积极向上的生活环境,如何让年轻人在精神上对未来抱有期盼愿意奋斗,这是整个日本社会从少到老从民到官的共同课题。

在世界上比较发达的众多国家之中,日本是第一个明显变成“低欲望”社会的国家。可是除日本之外的一些国家,包括咱们国内,也或多或少出现了“低欲望”的苗头。佛系,断舍离,一个人也能精彩……这些生活态度虽然有可取之处,但是如果大家一起进入“低欲望”状态,我们的社会,又该由谁去推动发展呢?

面对高房价高压力的现实生活,是放弃欲望,还是为之拼搏,这看似是我们每个人自己的选择。但我们的社会本就是由一个个人聚集起来组成的,每个人的选择凝聚起来,会影响整个社会前行的方向。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编写:致远教育社会学讲师黄老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