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职场的“眼镜禁令”—究竟是眼镜的“锅”还是女性的“锅”?

进入正文之前想问问大家:下面这几张戴眼镜的小姐姐们不漂亮吗?! 

石原里美

新垣结衣

长泽雅美

波瑠

有村架纯可能大家会说:“这是明星啊!人家天生就是靠脸吃饭呐!”那么下面几位戴眼镜的素人小姐姐呢~

这种我们司空见惯的物件,自13世纪被发明以来就被用于矫正视力。时至今日,眼镜早已不局限于其原有的功能,更是许多时尚潮人的宠儿,成为其用以修饰面部、彰显个性的饰品。然而你能想象得到吗?在部分日企里,竟然存在着“女性员工禁止戴眼镜”这样的奇葩规定。

日本女性可真的太难了。

故事要从一篇新闻报道说起。

10月25日,日本商业新闻网站Business Insider的记者竹下郁子发表了题为「職場でメガネ禁止される女性たち。『まるでマネキン』受け付けから看護師まで」(“职场上被禁止戴眼镜的女性们。“宛如模特一样”从前台到护士”)的新闻报道。

在这篇报道中,竹下采访了各个服务行业众多饱受“眼镜禁令”困扰的女性从业人员。她们不仅被要求拥有很强的业务能力,还要像模特一样拥有姣好的面容。

其中的一位受访者A是一家大型百货商店的接待员(20岁出头的女性),平日主要负责应对顾客的各种要求。A的视力在0.01以下(正常人视力的1%),属于超高度近视。她每周要工作5天,一天大约8小时。如果算上通勤时间的话,每天戴隐形眼镜超过12小时。因为长时间戴隐形眼镜所导致的眼部干燥和疲劳,A只能选择休息时间把眼睛闭上以缓解痛苦。在仪容培训的时候,A的主管曾这样对她说:“不可以戴眼镜啊。”对此,受访时的A如是说道:“TA(指主管)说这番话时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因为我们被要求要打扮得“花枝招展”,所以不能戴眼镜。我当时也被这种说法所说服了。现在一想,这种规定就像是运动会的团体操一样,是想展示出“统一美”吧。

受到“眼镜禁令”困扰的,当然不只A一个。根据Business Insider的问卷调查,女性戴眼镜被人讨厌的理由有:“推眼镜时的动作显得很不卫生”、“让人难以猜透表情”和“让人感觉过于理智”等等。

说到日本职场的“统一美”,各位可以从下图的右半部分中可见一斑。我们不难发现,日本职场在着装规定方面真的愈发趋于保守— —

2010年9月16日,日本经济新闻晚刊文章「就職氷河期、個性は封印」配图(日本航空入社式着装)左:1986年 服装因人而异,意外地很有个性右:2011年 大家从网络上搜集(着装)信息。正装、鞋和发型都一模一样
クソジジイ们醒醒,幕府早就倒了!从明治维新到现在已经过去一个半世纪了!(知道你们改革不彻底,留了点封建思想残余,可我寻思这都9102年了啊喂)。

不知各位是否还记得今年3月份日本的#KuToo运动。

KuToo=靴(くつ)+苦痛(くつう)+MeToo由日本女演员石川优实发起,旨在反对日本职场“女性必须穿高跟鞋”这一不成文的规定。呼吁过后,逾3万名女性在网上签署请愿书,向日本厚生劳动省请求制定禁止这项规定的法案。这项运动和此次的“反‘眼镜禁令’”倡议,都是日本女性在重压之下寻求自我解放的产物。说回“眼镜禁令”。在竹下的这篇文章之后,10月30日的TBS「グッとラック」和11月6日的日本电视台「スッキリ」节目都制作了特集,对这一奇葩规定进行了深入探讨。「スッキリ」节目根据走访调查,列出了部分日企岗位施行“眼镜禁令”的四大理由。

航空公司乘务员:安全上的理由(飞机强烈颠簸和乘坐紧急时,眼镜可能会掉落碎裂;客舱内充满烟雾时会看不清)美容医院从业人员:戴眼镜的话,顾客很难看到服务人员的妆容企业前台:给人一种冷淡的印象日式餐馆服务员:眼镜和和服不搭 节目播出后,在日本社交媒体网站引发大量关注与讨论,上万名用户分享自己的有关经历,称“眼镜禁令”涉嫌性别歧视和职权骚扰。有些网友言辞过激,称这是“波尔布特式的行为”。(波尔布特:原柬埔寨极端独裁政权“红色高棉”的头号领导人,执政期间曾下令大量杀害戴眼镜或是懂外语的知识分子。关于这位,请大家自行百度了解相关历史,写多了怕封号……)
称禁令为“波尔布特式的行为”大可不必,有些上纲上线了。不过我们也必须看到这类禁令的荒唐之处:只禁止女性戴眼镜,而男性则不受任何限制。
这种性别歧视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的。

“先是化妆,又是高跟鞋,现在是眼镜。下一个又是什么?”——彭博社记者森来未 在此,我们不禁要问:

① 什么是美?传统美与现代美、统一美与个性美如何融合共存?

②商务着装礼仪与个人着装自由的界限在哪里?

③男女平等是什么?这种平等应当是怎样的平等?该怎样实现?

④日式服务有着什么样的特点?其根源又是什么?和日式职场文化有什么联系?

⑤如何应对职权骚扰和性别歧视?限于篇幅和笔者水平,这几个问题无法一一作答。(欢迎在评论区留言,理性探讨) 
上面提到的理由中,最常见的就是“顾客不喜欢”,而日式服务要求必须不遗余力做到让顾客满意。这是日本文化中所谓“礼”的体现。最开始,女孩子不化妆、素颜朝天是“失礼”;后来,不穿高跟鞋是“失礼”;现在,戴眼镜又成为了“失礼”的表现。

“礼”本是儒家用来规范封建社会的一套等级规章制度,讲究君臣父子长幼尊卑皆有序。而在它的前面,还有“德”、“仁”和“义”三个更加重要的阶段,它们相对于“礼”这种人为纲常,是人类社会自然演化的结果。所谓“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义,失义而后礼。”(《道德经 第三十八章》)。此外,这每一个阶段都有“上”“下”之分。上者非出于明确的目的,无心而为之,执行起来也不会被别人察觉;下者就差得远了,因流于表面而被人所发觉。然而日本貌似只学到了“礼”,学到的还是浅薄的、流于形式的“下礼”。 

就现代商业社会来讲,诚然,日式服务将满足消费者的需求视为重中之重,这点确实是所有企业都应牢记于心的。只有以消费者需求为导向,企业才能长久发展。
价值共创理论也要求企业将顾客视为积极的商业参与者,顾客与企业一起创造价值。然而,在这一点上日式服务常常过火了。它强调无条件满足顾客需求,甚至不惜苛求与压抑自我。
这个过程往往并没有真正产生价值,伴随的是员工工作压力的加大和满意度的下降。
而且无下限的“跪舔”是与现代社会的自由理念背道而驰的,是一种商业文化糟粕,理应摒弃。 

你就是你自己

并不是任何人的附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