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啤酒销售额能看出日本和韩国关系如何?

一周新闻热点

日本邮局每年库存5亿张未交付的新年贺卡

十月日本啤酒对韩出口为0,或受抵制购买运动的影响

中国政府呼吁贷款平台改革

松下将撤出半导体业务 加速结构改革

夏普子公司推出新型商务工具“LINC Biz”

香港国泰航空公司受示威影响经营环境恶化

1 每年5亿张未交付的新年贺卡

相关人员称:“压力依旧”、“实际需求未知”

截至2018年,日本邮局十年间已售出但未交付的新年贺卡的数量每年都超过5.5亿枚。多年来邮局工作人员为了完成销售配额(販売ノルマ),购买了大量新年贺卡并将其转售给现金券店铺(金券ショップ)。去年,在销售配额制度被废除后,19年份的未送达数量大幅下降至4.2亿枚。即便如此,贺卡的实际贩卖情况依旧是供大于求。

日本邮局对此做出回应——销售数量与交付数量之间存在差异的原因在于:(1)1月8日之后的送达的部分不作为新年贺卡处理;(2)部分新年贺卡由于顾客的过多购买(余剰購入)或书写错误而未被寄出。

另一方面,邮局的工作人员指出,出现差额的原因在于:“(某些职员)将大量新年贺卡转售给现金券店铺。” 从邮局职员处购入的新年贺卡的现金券店铺会将未售出的剩余部分送回邮局,并支付一定手续费换取邮票等。如此一来,贺卡就会原封不动地返回邮局。

除此之外,由于受托贩卖新年贺卡的便利店在将剩余部分向邮局转换为等价邮票的时候不需要支付额外的手续费,因而一部分机构便将购买的超过所需部分的贺卡份额转交给便利店。日本邮局东海局长称,他们为了将实际需求的3倍左右的新年贺卡转交给便利店,作为交换条件从便利店购置了很多圣诞蛋糕以及惠方卷。

为了防止转售行为,今年日本邮局通过记录并报告购买了4,000张以上新年贺卡的客户姓名来加强监控。另外,如果一家便利店购入了超过预期销售数额的新年贺卡,将以疑似不当销售进行内部通报。

2 十月日本啤酒对韩出口为0,或受抵制购买运动的影响

11月28日,日本财政部宣布的10月份贸易统计称,日本向韩国出口的啤酒在数量和金额两项上均为0。而去年同月的贸易金额为8.34亿日元。这被认为是韩国对日本从今年7月开始的紧缩出口限制的强劲反击,是韩国国内对日本产品的进行抵制购买运动的结果。

  今年7月,首尔某超市下架的日本产品

韩国是日本啤酒的主要出口目的地,2018年按国家/地区划分出口额为最高,约占出口总数的60%。但由于日韩关系恶化,啤酒出口在9月份急剧下降至588,000日元,前年同比下降了99.9%。如果日韩关系长期得不到缓和,可能会给专注于海外市场的日本啤酒公司的业绩带来沉重打击。

3 中国呼吁制定有关P2P的新规定 期望在2年内实现向小额贷款公司的转变

中国相关部门已发出通知,所有的现有贷款平台都应在两年内转变为“个人对个人”(P2P)融资的小额贷款提供商,以允许个人间融资。

根据政府为缓解线上借贷部门的风险而启动的“互联网金融风险特别协调工作小组”发布的通知,要转成变为一家小型借贷公司,必须满足有超过5,000万元人民币以上的资金投入的条件。

该通知指出,该计划是“解决现有在线融资业务风险的一种积极方法”。目的在于“减少债权人的损失,保持社会稳定,促进包容性金融的有序发展”。

中国的P2P行业曾经被视为一种重要的信贷机制,但近年来由此引发的丑闻不断,政府已经开始加强监管,对违规行为进行严厉打击。

4 松下将撤出半导体业务 加速结构改革

松下决定于11月28日退出半导体业务,将其从事半导体开发、制造的子公司(PSCS社,京都长冈京市)的股份出售给一家台湾公司。松下的半导体业务处于持续亏损状态,甚至面临事业可持续性存疑的尴尬景象。曾经风靡全球的日本半导体的窘境再次受到全世界的关注。

松下在1950年代开始半导体业务,自1990年代以来一直是主要业务的一部分。但是近年来,由于韩国和台湾等海外公司的影响,半导体事业的收益开始恶化。再加之中美贸易摩擦的缘故,松下半导体业务的营业状况雪上加霜。松下的目标是在2021年之前彻底消除赤字业务,且刚于11月21日发表退出液晶面板业务的宣告。松下将重新审视旗下各项事业,不断加快结构改革。

据相关人士称,PSCS被出售给了台湾的新唐科技。截至2019年3月31日,PSCS的销售额为922亿日元,营业亏损235亿日元。

半导体的重要性无需多言。那么日本为何会在此如此重要的领域遭遇失败呢?原因有四点。

一是不恰当的组织和战略。日本强有力的半导体企业大部分是作为综合电子企业的一个部门,最初作为一种业务孵化机制充分发挥了功能,但随着业务扩大,在需要作出迅速且果断的决断时,这种机制一下就变为枷锁。

二是经营者素质。管理层的视野局限,关注焦点偏重于日本企业之间的竞争。半导体这种需要角逐全球市场的企业需要企业一把手亲自将「触角」伸向全世界,如有必要就飞赴当地展开直接谈判,这便需要相应的人脉和能力。

三是强烈的闭门主义。像美国高通等自身没有工厂的「无厂企业」是以知识产权为根本,通过收购初创企业不断扩大对知识产权的掌握。而日本企业由于畏难情绪等影响,拒绝收购,拘泥于自主技术,这就是日本没有诞生强有力的无敌企业的根本原因。

最后是日本企业「偏重技术、轻视营销」的弊端。市场不再是只要通过微细化技术领先就能取胜,与战略性客户齐心协力拓展用途、创造需求的努力发展策略在当今显得更为重要,但日本包括经济产业省在内,对此变化却比较迟钝。

5 “LINC Biz”—将视频聊天与商务聊天结合使用的新型商务工具

作为夏普的独立子公司的AIoT Cloud于10月1日开始运营,其提供的商务通讯服务“LINC Biz”使商务聊天和视频会议融为一体。

*与视频会议无缝连接

“Slack”,“chatwork”,“ Microsoft Teams”,“LINE WORKS”,“Talknote”等等,如今提供商务聊天的服务平台层出不穷。作为该领域的后来者,“LINC Biz”与竞争对手的区别在于除了开头所述的商务聊天功能之外,还添加了语音/视频会议功能,两者之间可以做到无缝切换。

商务聊天功能不仅可以通过简单的拖放操作轻松共享各种类型的信息,例如文档,图片和视频,它还具有消息检索和通知等功能,并且提供能在手机上操作的应用程序。

那么“LINC Biz”提供的商务聊天和语音/视频会议无缝结合的最大优势是什么?当在聊天中商量事务,并想要更详细地在视频会议中商讨敲定具体内容之时,视频会议的发起者可以向全员发送消息,收到消息的与会者便可以通过单击会议指导消息中的“进入会议”按钮轻松地加入音频/视频会议。

“LINC Biz”还可以基于商务聊天提供扩展功能以满足公司的个性化需求。例如,如果可以通过聊天与线下多处共享信息,则可以进一步加强与销售人员等现场人员的沟通。除此之外,“LINC Biz”还可以通过构建FAQ聊天窗口,实现聊天中业务报告的自动提交以及自动回答内部查询的功能。

·工作方式效率化

 “LINC Biz”的开发团队约有10人。经历了大约一年的时间,现有大约200名的员工在实际使用,并且团队也在不断对其进行改进。该公司总裁兼代表董事赤羽凉介(Ryosuke Akabane)表示:“切实感受到了通过减少电子邮件数量,激活交流与共享信息所带来的改善效果”,这便是“LINC Biz”所带来的公司运营效率的提高以及工作方式改革成果的体现。

事实上在日本,商务聊天的引入率仅为23.6%,且视频会议的采用率不高,仅为32.6%。而在美国,英国,德国等地超过了半数。“日本国内市场仍有增长空间。视频聊天市场的未来是以少于300人的技术/开发的中小型企业为主要目标。未来,公司也将着力于占领更多视频聊天市场的份额。”

该服务将从11月28日开始提供,通过网络申请可以立即使用。

6 香港国泰航空公司受示威影响经营环境恶化

香港国泰航空明年将减少其运输能力的1.4%,与原计划的扩大3.1%形成鲜明对比。由于香港反政府示威活动的影响,国泰航空的经营环境变得愈加严峻,最终做出此决定。本月,该航空公司被迫对其下半年的预期盈利进行第二次下调。

“我们的经营情况在过去几周不断恶化,我们被迫再次下调2020年预算计划,”首席执行官奥古斯都·谭(Augustus Tan)如此说道。“这将是多年来国泰航空首次缩小规模。”国泰航空发言人对此未进行评论。

文字来源:许老师

部分图片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