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至死是少年 ”丨这一次,日本的漫画没有骗我们。

2000年,日本在进入新世纪时在科技领域提出了未来50年提供30位诺贝尔奖获得者的口号,一时间世界媒体一片哗然,可随着2019年诺贝尔化学奖颁给吉野彰,日本已经在20年内完成了19位诺奖,再也没人敢说日本做不到。

 21世纪第19位诺奖获得者吉野彰几乎是同一时间,在“日本足球教父”川渊三郎的带领下提出了“日本足球百年计划”,目标直指世界杯。但要知道当时的亚洲足球水平在世界之末,更别提其中的日本队,在当时连代表亚洲参加世界杯的机会都还没有,旁人看来这样的计划无异于痴人说梦。

日本足球百年计划(一)“日本足协2005宣言”——百年梦想:2015年要成为世界前10的足协,足球人口500万人(球员及其家庭、足球工作者、注册的球迷),球队进入世界前十;2050年足球人口1000万,占日本总人口10%,再举办一次世界杯并获得冠军。(二)日本足球地图:划分了9个大区,47个道府足协(其中42个是独立法人机构了)。(三)日本足协年收入1.5亿美元(注册收入+国家队收入),2002世界杯获得了6000万美金的收入,3000万用于设施建设。(四)日本足协的草根计划每年投入300万美金。(五)日本足协强调足球的社会责任。(六)日本足协专门设了一个直属足协主席的部门,将此理念细分逐步实现。来源:百度百科/日本足球百年计划

但同样是20年后的今天,日本从1998年的法国世界杯开始从未缺席这项国家队顶级赛事,两次闯进世界杯16强,在俄罗斯世界杯甚至差点掀翻世界排名第一的比利时队。
俄罗斯世界杯之旅,日本2:3遭到比利时绝杀,憾负而终—

赛后,显然不满足于现有成绩的日本在足球历史博物馆甚至循环播放着被逆转的一球,以示警醒。如今世人不再敢小视的这支黄种人球队已经不在拘泥于亚洲排名第一(截止本稿时间FIFA排名),他们是真的看向了所有足球人的最终梦想——大力神杯。

于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上所展示的大型Tifo—

而承载着这一份足球梦想的基石,便是与校园棒球的最高赛事夏季甲子园所并称的冬之国立场。每一年的年末年始,来自全日本4000多所高中的足球代表队会各自先从自身所处的都、道、府、县(日本行政区划)的竞争选拔中脱颖而出,最终47个行政地区最强的48支队伍(东京都由于学校众多为两所队伍)将齐聚一堂,最终决胜出最强的队伍。并且,与中国举办的校园鸡肋赛事不同,这是一项非常受关注的赛事,每一届赛事都拥有专门的应援歌曲与应援经理,其中就有大家耳熟能详的新垣结衣,堀北真希,永野芽郁。 

新垣结衣担任2005年应援经理

堀北真希担任2006年应援经理

永野芽郁担任担任2015年应援经理

2019年第98届应援经理—《天气之子》声优森七菜 比赛的竞技水平也非常高,现役的亚洲第一前锋,效力于德甲云达不莱梅的大迫勇也代表鹿儿岛县城西高中出征过第87届日本高中足球联赛,英超冠军获得者冈崎慎司代表过兵库县的泷川第二高中,曾穿过意甲豪门AC米兰10号的本田圭佑代表过石川县的星稜高中,世界级金左脚之称的中村俊浦代表神奈川县的桐光学院出战过第74、75届。 

曾经的鹿儿岛高中校队少年,成长为现役亚洲第一中锋的大迫勇也—

小学作文写着“未来会成为米兰10号”,梦想成真的本田圭佑—

举办地在职业化的足球场,在刚结束的第98届日本高中足球联赛决赛中,上座率来到了5万6千人,要知道这个数字也就比6届金球奖的得主梅西所在的西班牙巴塞罗那(场均观众6万余)少了千余人而已。
座无虚席的足球场—

场面火爆的日本高中联赛——冬之国立—

 除了现场观众,电视转播收视率也稳定在10%以上,这也是一个秒杀任何电视剧和综艺节目的傲人成绩。 

想必,和小编的高中一样,感受过体育课老师经常生病,各项赛事活动都被看作是与学习无关的你也想问:

那么这些人学习成绩不重要吗?

这些人未来就业都是要踢球吗?

这些应援拉拉队都不用去工作吗?

这么多观众哪来的?
其实日本的考学压力很大,虽然由于人口老龄化导致部分大学甚至出现了招收不到学生的情况,迎来了“全员大学生时代”,但这种情况也和中国的扩招一样,三本院校虽然变多了,清华北大依旧地狱级难度。同样的情况日本也适用,名门难关校依旧挤得头破血流。那这些学生到底什么时候训练呢?答案是牺牲课后的时间。日本的校园足球并不抛弃学习,相反这些学生只会接受更严格的管理,更苦的锻炼。

 高校足球名门,青森山田队主教练如是说—

那他们傻吗?冠军只有一个,其他的败者球队学生怎么办?确实,因为大赛为单回合淘汰制,实力稍弱的队伍可能存在一年的尽心努力90分钟就结束了。并且经过调查,参与校园足球活动的学生,除了极个别特别优秀被职业俱乐部内定的学生外,90%以上未来并不会从事足球事业,也就是说大部分学生还是会走向日本高考这条路,这份坚持仅仅源于内心的热爱。 为什么?也许是不想辜负老师为了球队尽心备战以及竭力呐喊的啦啦队们。 第一场就败仗回家的新泻县代表们,接受着老师退休前最后的训话—

不管胜利方失败方,赛后都需要先向对方啦啦队敬礼—

为什么?也许是承载着一个地区其他队伍的夙愿。 败方都会对胜利方给予祝福,希望他们能带着自己的梦想向前走—

为什么?也许就是为了人生唯一的青春而留下点什么。 你会拥有你最好的“沙雕”朋友们—

最后一个问题,这么多观众哪里来的?答案除了日本足协的大力宣传与组织,另一个答案是校园文化。先不说如进入决赛,像代表千叶县的流通经济大伯那样用60多辆大巴动员全校师生,或是地方的居民前来为了助阵自己所属的地方队,还有一群特殊的群体支持着他们。在日语语境中有一个独立的单词叫做“OB”(old boy),即学校校友。他们或许是曾经的参赛球员或拉拉队员,来到现场支持后辈们;或许是单纯的同学会,这样的舞台给了他们再聚首的契机;甚至是年近百岁的老“OB”,只为追寻他永远的青春。 已经年近9旬的“OB”,几十年如一日的观看着自己高中母校的演变成长—

毕业数十年,长野县代表上田西中学的“OB”们—

除了同学和校友们,当然还有那些深藏功与名的监督老师们。 
已经退休但仍然坚守,日本的匠人精神同样体现在校园足球教练—

2020年1月13日,第98届日本高中足球联赛结束,传统豪强代表青森县的青森山田2球领先被静冈县代表静冈学园连扳三球逆转,静冈学园完成了今年的制霸,这一年的青春又告一段落了。 前几年还一轮游的静冈学园冠军光环的背后,也是一群其他人的青春—

 另一方面,在于前日中国U23败走奥运预选赛后,三大球里的男排,男足都已确定无缘2020年东京奥运会,男篮在黄金一代退役仅剩易建联的现在,处在强豪加拿大,希腊的包围中甚至看不到一丝晋级的希望,均呈现出供血不足的现象。而近邻日本则极为重视校园运动文化发展,为职业化运动源源不断的带来了新鲜血液。 冬之国立场,这个大家最先藉由《足球小将》漫画而得知的运动盛会,这一次真的没有骗人。

往期精选

合格东京大学面试只需8分钟,

你知道笔试有多重要吗?

考进早稻田大学竟然有捷径?

他们都是这样合格的。

致国内考研的你:选择备战or选择上岸?

日本职场的“眼镜禁令”—

究竟是眼镜的“锅”还是女性的“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